患得患失

★安雷不逆不拆★
=季霖♪
是个雷厨
喜欢评论,更爱雷狮☆

美丽安雷酱!!

乔治桑:

凹凸同人安雷周边~


画师:龙


宣图:山河长决


价格:


双人吧唧➕纸片:23r


数量:60套


通贩店铺:black工作室


通贩时间:10月21日晚上8:00


通贩链接:【#寄售#凹凸世界同人 by龙】https://m.tb.cn/h.3iFj43w 点击链接,再选择浏览器咑閞;或復·制这段描述¥J54Mb68qOFj¥后到👉淘♂寳♀👈




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哦~


老规矩抽3个点赞且转发的朋友送


再抽两个点赞且评论的朋友送

@辣汁 糖水老师的美丽签绘!!
【听说老师江湖召集repo于是我就来了??】
对不起我拍照太差被关起来惹
嘿嘿他们好可爱啊!!
【我是块幸运小饼干!】

【安雷】奶糖情结

 @安之若累 老师生快!祝阿累老师天天有美丽安雷酱吸!(也是活动文【ntm

傻白甜日常(一汪白开水?)ooc有

↓go


   


    安迷修接过妈妈递给他的一束精心包装过的小雏菊,一双绿汪汪的眸子睁的大大的,不解的望向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要去拜访我们的新邻居啦,”安妈妈笑着偏了偏头,一缕棕色的秀发调皮的从耳后脱离而出,在空中细微摆动着。她心情颇佳地拍了拍安迷修的头,“我们的新邻居呢,他们家有个比你小1岁的小弟弟,”安妈妈指了指安迷修手中的花束,“这束花就是你要送给他的见面礼哦。”安妈妈直起身,没在看着安迷修。她转过身,裙摆在空中转出了个美丽的弧度。她朝着门前的小花园走去,只留下一句话在空中飘散,飘进安迷修的心里:

    “阿修,妈妈希望你能和新邻居成为好朋友。”

 

    安迷修攥紧了手中的花束,精致的外包装被捏出丝丝杂乱的皱痕。他似乎紧张极了,亦步亦趋地跟在母亲身后,连大气也不敢喘,只有极轻极浅的呼气轻轻在空中打着转儿,转进了安迷修家门前的花园中。连着安迷修的脸颊也沾染上了门前蔷薇的颜色,胜似绿叶的眸子也同墙壁上攀长的爬山虎一般,似乎还留着清晨尚未消散干净的水汽。

    安妈妈转过身来,她似乎注意到了自家儿子不同寻常的表现。她对着安迷修弯了弯眉梢,手轻柔地揉了揉安迷修的头顶,语重心长的开口:“阿修,妈妈知道你害羞,但千万不能扯妈妈的裙子哦!”

 

    安妈妈扣响了邻居家的大门。安迷修紧张地抓住了妈妈裙子的一角,眼睛直瞪瞪地看着脚下的大理石地砖。顺着大门打开的声音,安迷修的眼睛一点点地向上移。他看见邻居家的女主人被微风衔起的琼色裙裾的一角,女主人弯曲着的黑色发梢,以及——大半个身子掩在女主人身后的黑发男孩狡黠的笑颜。

    咚。

    安迷修堪堪稳住拿花的手,脸颊上竟稀奇地升起两朵红云来。男孩紫色的眼眸盯着安迷修手中开得正旺的,小小绒绒的雏菊。雏菊被风吹得微微弯了腰,娇嫩小巧的花瓣在微风中舒展开了身姿。男孩紫色的眸子似是望着它,又好像直勾勾地望进了安迷修的心里。

    他长得真好看啊,安迷修这么想着。他的心如同被春后惊雷打中了一般,酥麻酥麻的。心脏有力地咚咚跳着,催促着他回到现实。安迷修将右手中的雏菊递到雷狮面前,左手挠着绯红的脸颊:“送给你。”末了,安迷修的眼睛瞥向一边,似乎不敢直视小男孩灵动过人的眼睛。他红着脸,心脏有力地咚咚跳动着,似乎还有一滴汗水顺着右边的一缕发丝流下——明明是个适合喝茶的美丽天气。安迷修张了张嘴,有力的声音传进另三个人的耳中:“你长得真好看!”

    男孩站在女主人身后,对他眨了眨钴紫色的眼眸,又不甚优雅地将眼白展示给安迷修看。

    安迷修涨红了脸,他紧紧攥住了安妈妈的裙裾。他不安地抿紧了双唇,头低低垂下,似乎连平日精神的呆毛也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“噗呲。”黑发的女主人掩着双唇,圆润的肩头上下耸动着,她弯着眉,翘着的唇角透露出她极佳的心情。她真心诚意地夸赞安迷修这孩子长得俊俏,性格也讨喜。黑发的女主人提起裙角,邀请安家母子进来喝杯茶,并吃个便饭。

 

    黑发紫眸的小男孩捧着雏菊,跟在妈妈身后,与绿眸子的男孩并排走着“谢谢你的雏菊。”紫眼睛的小男孩迅速地对着安迷修眨了眨眼睛,他浅色的唇轻轻挑起,对着呆愣着的绿眸子少年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——以及一颗尖锐的虎牙。

    安迷修的脸迅速被红色渲染,直到雷狮催促他跟上他仍支吾着,脸上的绯色一点没减。他感到自己的心正有力地跳动着,叫嚣着自己的存在。安迷修半是害羞半是懊恼地咬着下唇——全被一旁的紫眸男孩看了去。他也不多说什么,只是眨着眼睛看着安迷修,笑嘻嘻地扯着他的衣袖,邀请他吃完午餐去自己的房间观看船模。

    安迷修紧张的似乎连掌心也变得黏糊糊的,他勉强吞下一口唾沫,答应了雷狮的邀请。

 

    他们走向花园一角的遮阳亭,精致的糕点和冒着热气的茶与热可可已经摆好在小矮桌上,四人坐着的椅子被贴心地摆上了软垫。披着一头秀发的女主人笑着对两个孩子说不久后就要吃午餐了,可不能贪嘴多吃零食。安迷修严肃地点了点头,紫眼睛的小男孩支吾了一声,拉着他找到了放着热可可的座位,并将点心碟往他们自己那里稍稍拉近了一点。

    安迷修紧张极了,连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。他看着雷狮安分坐下,掏出口袋中的喔喔奶糖并递给紫眸子的男孩:“我叫安迷修,我们可以做朋友吗?”

    紫眸子的小男孩皱着眉头收下喔喔奶糖,嘴轻轻撅起。安迷修几乎是胆战心惊地看着男孩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我叫雷狮,”他打开喔喔奶糖的外包装,半是不心甘情愿地塞入嘴中,“我们难道不已经是朋友了嘛?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觉得大白兔奶糖比较好吃哦?”

 

 

    白驹过隙,连安妈妈都感叹连当年害羞内敛的小男孩也长大了,变得成熟稳重了不少。是啊,雷狮在旁边应和着,眼睑低低垂下,偏长的睫毛像蝶翼一般,随着呼吸上下颤动着,似乎要与绵长的呼吸一同作伴,向远方飞去。雷狮像是没看到安迷修使劲对他打的眼神似的——安妈妈看着安迷修不停眨动的眼睛,不禁轻笑出声——雷狮用手捂着嘴巴,轻轻打了个哈欠,张开挤出泪花的眼睛接着说,不仅不害羞了,还学会了撩女孩子,他用指尖勾去了眼角的泪花,最重要的是还撩不着。

    雷狮对着安迷修挤了挤眼睛,他满意地看着安迷修的脸渐渐变成猪肝色:“人送外号‘行走的中央空调’!”

    “噗呲,”安妈妈的肩头上下耸动着,她伸手掂去眼角泌出的细微泪花,“狮狮今天来吃饭不?阿姨烧梅干菜扣肉给你吃啊,你顺便给阿姨讲讲阿修在学校的事呗?”安妈妈半是不满地看向安迷修,“阿修从来不跟我讲他在学校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阿姨,”雷狮朝着安迷修耸了耸肩,“那我来讲呗。”

    安迷修抬眉,一记眼刀横扫过去。不行,包月可乐换你在我妈面前一句好话,想都别想!

    雷狮轻抬起眉毛,不甘示弱地回了一串噼里啪啦的眼神电流。你看着办呗,反正阿姨收走的小马玩偶不是我的。

    安迷修的眼神软下来,深情款款地望着雷狮。半月可乐成不?

    不成。雷狮挑了挑眉,三十天一天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成!安迷修用力地咬紧了牙关,连呆毛都有下垂的趋势。

    雷狮饶有趣味地看着安迷修的丧包样,心情颇佳地吹了声口哨,尾随着安妈妈走向饭厅。

 

 

    “阿修啊,”雷妈妈拍着安迷修的手背,“狮狮从小就,嗯,欠点管教。阿姨希望你可以帮我看着点狮狮。”雷妈妈将手心移开,对着安迷修眨了眨眼睛,“狮狮做得过分了你就告诉阿姨,阿姨去砸他船模!”

    您可别,这样小祖宗闹起来还要疯。安迷修心里无力地吐槽着,却挂上露八齿的迷死人不偿命的标准微笑,款款地对着雷妈妈说到:“您放心,我一定替您好好照看雷狮!”

    雷狮靠在凉亭门口的大理石柱上。腿边是长势颇佳的灌木丛。被园丁精心打理过的灌木丛并不会真正伤到雷狮,但灌木丛锯齿状的边缘割在雷狮的牛仔裤上,丝丝痛意混着痒意的不适仍让雷狮蹙起了眉头。他的鼻翼耸动着,深吸了一口混合着花粉的空气,却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。他揉着鼻头,半是威胁地甩给安迷修一个眼刀。不料眼刀甩到一半被雷妈妈发现了。她轻咳一声,雷狮立刻垂下头去拨弄他的指甲。

    除了这三人,也许只有某只路过或是爬上灌木的小蚂蚁知道,为什么安迷修要处处管着雷狮,即使雷狮跟安迷修再不对盘,有时竟也会乖乖听话的缘由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,安迷修一个小马玩偶都没被没收,雷狮一个船模都没被砸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被爱着的啊。

 

 

    雷妈妈将装满鲜花饼的藤木篮子放在桌子上,雷狮扯了扯盖在鲜花饼上微微偏移的浅色小碎花布料。雷妈妈一巴掌拍在那只不安分的手掌上。雷狮撇了撇嘴,默不做声地抽出自己的手掌。
    “待会儿你把这篮鲜花饼给阿修他们家送去,”雷妈妈垂着眼,画着紫藤的指甲漫不经心地拨弄着垫在篮底的碎叶布料,“今年八月份我们两家一起出去玩,你和阿修商量一下去哪里?”雷狮随口应了一声,抓起藤木篮子就往门外走去。“哦,对了,”雷狮闻声转过头来,挑了挑眉。雷妈妈笑着对他眨了眨眼,“顺便帮我问一问阿修的妈妈明早去不去做面部护理!”
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雷狮的一条腿搭在安迷修的小腿肚上,喉咙里发出不明所以的呜噜声,他侧靠在安迷修的左肩上,眼睛紧盯着游戏画面,双手的大拇指不停地翻动着。“雷狮,”安迷修的眼睛盯着手中的实体书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雷狮聊天,“今年旅游你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没去过的哪里都可以,”雷狮嘟囔着,大拇指仍动个不停,看到游戏界面的胜利字样才暂时放下手机。他微微抬了抬脑袋,不满地抱怨,“你的刺毛头发扎的我脖颈疼。”

    “啊,抱歉。”安迷修放下书,微微扭过头去看雷狮裸露在外的雪白脖颈,“还好……我没看到红痕。”

    雷狮的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幕,没有搭理安迷修。安迷修侧过头,低下去看向雷狮手机上不断变化的百度界面。雷狮抿着唇,突然放下手机,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,突兀的说道:“安迷修,”安迷修听见自己的心脏有力的咚咚跳动声,“要不今年我们就在家里,让他们去玩吧!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?”安迷修心里震天响的咚咚心跳声仿佛消失了一般。雷狮靠在安迷修的肩头上,懒洋洋地朝他翻了个白眼,“你有什么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没,”我可不敢有什么意见。安迷修连手都不敢摆,生怕把自己肩膀上的雷狮给晃下去。

    雷狮满意地晃动了下脑袋,微微阖上眼,靠在安迷修肩头上睡了过去。

 

    “雷狮!”安迷修摇了摇靠在他身上不肯动的某大型黑发树懒,无奈的说道,“家附近的音乐喷泉广场造好有好几天了,我们去逛逛吧?”他捏了一把雷狮假期明显变得更有肉感的大腿,“阿姨走的这几天你都懒成猪了,再不出去走走你就真成英格兰小香猪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雷狮耸了耸鼻子,“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不是找了个男朋友,而是找了个妈。”

    “嗳,”安迷修的鼻子发出委屈的声音,“阿姨让我好好看着你的呀,我可不能让女士失望呀!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”安迷修揽过他的英格兰小香猪颇为纤细的腰,在他的耳朵上轻轻烙下一吻,“你可是我的亲亲小宝贝,我不好好照顾你我照顾谁呀?”

    “切,”雷狮的鼻子发出不满的哼声,他用脚趾踢了踢安迷修肌肉紧实的小腿,“你只非洲黑野猪!”

    安迷修偷笑,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看见雷狮泛红的耳尖。

 

    尽管嘴上一千万个不乐意,雷狮还是乖乖跟着安迷修出门了。夏季尾巴的傍晚已经十分凉爽了,穿着衬衣短裤的雷狮也没有冻到直打喷嚏。雷狮盯着安迷修臂弯上挂着的外套,嫌恶地咂了咂嘴,“安迷修,”雷狮恶狠狠地盯着那件外套,几乎要给它盯出个洞来,“我觉得我正在被你提前带入老年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安迷修注意到了雷狮的目光,“你不是怕冷嘛,”安迷修笑着,“我怕你穿这么少出来冻着呀。”安迷修挠了挠鼻头,“我记得我们7岁还是8岁时一起去公园,你冷得直打喷嚏,可怜巴巴地扯着我的外套袖子说‘安迷修哥……’,呜,呜?!”

    雷狮几乎是羞愤的一巴掌捂住安迷修的嘴,耳尖红的都快滴出血来。安迷修轻轻抓住那只在他嘴上作乱的手,边放下边轻柔的揉着凸出的腕骨:“好啦,我不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雷狮别过头,手却悄悄扣紧了安迷修的十指。

 

    他们步行到了广场。安迷修张望着四周:“还好,人不是很多……”“安迷修”雷狮打断安迷修的话,话语间是掩抑不住的激动,“广场上有好多白鸽!”安迷修失笑,他快步走向一边的服务亭,拿回来一小包面包糠,往雷狮的掌心上倒去。

     “咯咯,”鸽子飞到雷狮掌心上来啄食,奇异的痒感让雷狮的表情都有些崩盘。他抓过安迷修的手,将剩下的尽数倒在安迷修的掌心上,“痒死了!”

    安迷修勾了勾唇角,他看着雷狮两手空空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察鸽子啄食的情景,颇为好心情地弯了弯眉毛。

     两人坐在喷泉旁的长椅上。耳边只有喷泉发出的水声,随着天色的变暗温度也在降低。树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。雷狮吸了吸鼻子,安迷修立刻将在臂弯上挂了许久的外套披在雷狮的身上:“怎么样,服务到家不?”

     雷狮狠狠地吸了吸鼻子,没有出声。他的手在外套口袋里掏了掏,指尖碰到物什,是个圆柱形的硬块。雷狮将它掏出,迅速地拨开糖纸塞进嘴中。他微微侧过头,唇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安迷修的唇。

    他们在音乐喷泉广场的长椅上交换了一个奶香味的吻。

    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,脸上仍泛着激动的红晕。雷狮伸出舌头,舔了舔手指上残留的糯米衣碎屑。

    “安迷修,大白兔奶糖是不是比喔喔奶糖好吃呀?”




年轻人嘛,多谈谈恋爱【bushi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关键词已加粗√

渴!望!评!论!